三日别【520预售】

我自有江河万里。

VB:啊是三日别
AFD:啊对是三三

《月亮诗》个志预售公告


“以月亮为诗歌注脚,

共你度万重山。”


具体内容见宣图

5月20日20:00——6月10日 24:00

TB购入渠道👉🏻🍑🍑🍑 

VD购入渠道👉🏻⚡⚡⚡ 

答疑解惑渠道👉🏻欢迎来午夜场快乐 

❗禁止家长代拍❗

————


特别鸣谢:

画手:@Kyon小白 

老师原本是不画同人周边的,超级超级超级感谢神仙下凡。

设计:@山河长诀 

向老师提了许多要求,设计图全部完美符合,从封设到书签明信片还有宣图,出稿速度很快质量极高,合作非常愉快,非常感谢!

代理:@一个高冷的工作室 

辛苦工作室小伙伴一直答疑,也是多次合作啦,致谢!


————

碎碎念:

从遇见城翊到走向金檀大坑,从初春料峭到夏日澄澈,遇到了特别多很好很好的朋友,听了许多好故事,也有幸借此讲些臆想,借剧中人原我梦中梦。


三次有突如其来的繁忙,日更节奏被打断,很多个濒临崩溃的日夜都是翻大家的评论拉我出漩涡。


从《春天》到《孤勇者》,太多丰满充盈的评论在帮我一起完整一个个故事。


我昨天讲城翊与金檀的不同:

“你看他们那么好,让我愿意延伸遥远的情感,去爱具体的人。”


感谢城翊,更感谢一路陪伴的大家。

会继续写,会继续爱,会继续期待。

肆意爱恨,认真道谢。

————

这条红蓝➕评

抓一个小伙伴送本刊➕钥匙扣


开个长期点梗楼

还是把孕期文搞成连载吧,

每篇2-3k摸鱼这样子。

一直没搞是因为没梗不知道写什么,

想看的梗评论,

我挑能写的写。

【城翊】软软(一发完)

孕期避雷!!!

糖耐检查和一些使坏的小翊。

裙里昨晚的激情点梗,欢迎来玩。

——————

//

 

杜城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就看见沈翊只穿了条内裤,肚子上盖着件老头背心,叠着两个人的枕头靠在床头,连腰枕都推远了些。

 

 

“热?”他刚洗完澡,身上泛着清爽的潮气,将毛巾随手搭在床头柜上,半跪着撑在床上伸手撩了一把沈翊的刘海往耳后别了别,指尖顺着下颌线的弧度轻轻滑下来,两根手指在他的下巴摩挲了两下。

 

 

沈翊皱着眉躲了下,却又反悔般拉了杜城的手贴在自己脸颊上。

 

 

“烦,让我凉快会儿。”

 

 

怀孕的人体温普遍偏高,明天要去医院做糖耐,十点之后不能吃不能喝,他这会儿正热得难受,只能生生受着,神色里有肉眼可见的烦躁。

 

 

他力气不小,拉得杜城都踉跄了一下才恢复平衡,转了个身子坐下,将另一只手也伸过去贴在他脸上,“你慢点儿,把我拽倒了再碰着你。”

 

 

“不会的。”沈翊飞速地否定,甚至没分给他一个眼神,语气里满满都是笃定,将脸埋进杜城手心,舒服得闭上眼睛。

 

 

他热得难受也不敢轻易开空调。北江入夏总是要经过漫长的过渡期,天气凉一天热一天,一周前的中午他说热得难受开了会儿空调,结果晚上直接拉肚子,给杜城吓得差点直接把人送到医院,索性晚上没怎么吃饭,第二天也缓过来了。

 

 

开一中午空调喝七天粥,怎么想都不划算。

 

 

杜城没去细分辨沈翊到底是在说他不会被拽倒,还是在讲自己倒了也不会碰到他。总之他笑得十分满足,又往沈翊身边挪了挪。

 

 

他身上凉乎乎的清爽得很,沈翊便干脆顺势贴上来,后脑勺的头发软软隔着睡衣背心落在杜城心口,轻轻晃了晃,扎得他心里直痒痒,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你穿上吧还是,容易着凉。”肚子上盖着的背心因为沈翊的挪动而滑落下去,半身光洁的皮肤大喇喇露着,杜城伸手把皱巴巴的衣服捞起来,前后展了展,带着点转移注意力的意味将背心挽成细圈,举到沈翊面前,只等他伸脑袋。

 

 

“不要。热。”他还是皱着脸。

 

 

他怀孕前期孕反一直严重,四个月之后慢慢恢复了些,可是胃口一直还是不好。医生说建议少食多餐,只要体重不超标,别过量摄入糖分,剩下顺着他来就行。如今25周,在饮食方面杜城可以说是对他言听计从。

 

 

晚上吃得不多,他这会儿已经有点饿了,可是明天要检查这会儿也不能吃了,甚至也不能喝水,肚子里的小崽子还时不时动一动。男性的生育系统不比女性完备,哪怕小朋友只有六个月,可是每次细小的动作都能给沈翊带来十分清晰的感受。

 

 

总之便是身上各处的不舒服,哪哪都不舒服。人难受的时候情绪就差,遇着能撒娇的人在身边就更加肆意。

 

 

杜城无奈又有点心疼,将衣服放下来,伸手摸了摸沈翊的肚子。

 

 

孩子身量一直算是踩着指标的及格线,如今六个多月也只是半个篮球的弧度,杜城每每去摸都总是轻柔再轻柔,怕吓着小朋友,更怕沈翊不舒服。

 

 

“你乖点,爸爸难受呢。”他用一种极其柔和的声音轻轻说道。

 

 

沈翊枕在他胸口,借势仰头去看他。杜城的脸总是棱角分明的,如今晕在床头灯的暖意融融里,多了份少见的柔和。

 

 

他贴得近,脑袋随着他胸口的起伏一并晃动,听着爱人的声音都失真。

 

 

“他们说糖耐挺吓人的,还特别难受。”

 

 

“我陪你,请好假了。”

 

 

“你在就不能怕了?”

 

 

杜城被他的无厘头噎住,捏了一把他的脸,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背心给他套上,揪着他的手臂抬起来穿好。

 

 

“我都说了不想穿。”

 

 

“说了就能不穿?”杜城一脸理所当然,“都跟你学的啊,小不讲道理的。”

 

 

沈翊吃了瘪自然不甘示弱,眯起眼睛,使坏地伸手往杜城身下探了探,碰到某个不算柔软的物件时,飞速地摸了一把又收回手。

 

 

他一早注意到从他靠到杜城身上时,那人脸色就不如方才自然了。

 

 

意料之中听见一句国骂,他抱着肚子往后躲了躲,哈哈大笑起来。

 

 

“沈翊!”杜城咬牙切齿,本想要去捏他的脸,又怕他骤然往后仰闪着腰,本能地选择了伸手扶他的身子。

 

 

“我困了。”沈翊自然注意到,以十成十的安全感躺下去,拽了拽因为因为身前弧度而皱在腰间的衣角,从善如流地闭上眼,清楚地感受到熟悉味道向自己飞速地靠近,却又在咫尺距离停下。

 

 

终究只有轻柔一吻落在他的眼睛上、鼻尖、脸颊。

 

 

杜城回身从床头拿了本杂志替他扇风,不疾不徐的动作恰到好处。半梦半醒间,沈翊隐隐约约感觉到床头台灯被关上,光影明灭,那人半干的头发扫过自己鬓角,附身将小被子盖到他身上。

 

 

沈翊配合得抬了下脖子,任由杜城将手伸过去,把自己圈紧怀里,而后听见熟悉的声音在距离他很近的地方响起。

 

 

“辛苦了。”

 

 

好像被搂着睡觉也没那么热了。

 

 

//

 

 

该来的还是要来,转天早上他起了个大早和杜城一同赶往医院。遵照医嘱取了十支糖水溶进200ml的水里。杜城端着杯子搅拌开来,沿着杯壁轻轻磕了磕搅拌棒,将水递过来。

 

 

甜腻腻的味道扑面而来,沈翊深吸了两口气,接过杯子,另一只手轻覆在肚子上,闭着眼分了三次喝下去。医生让在五分钟内喝完,他忍着恶心想要一鼓作气便喝得有些急,加之胃里空了太久,冰凉的水关进去,一阵一阵的犯恶心。

 

 

“忍着点,不然还得喝。”杜城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心疼的要命,只能搂着他让他靠在自己怀里,一边顺着他的背,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胃上帮忙暖着。

 

 

沈翊难受得甚至出了冷汗,背上一片湿漉漉的,鬓角闪着汗珠,摸上去便是一片湿冷。

 

 

医院楼道穿堂风过,打在难受的人身上格外不轻柔。杜城将自己外套脱下来裹在沈翊身上,摩挲了几下他的胳膊与后背,隐隐托着他的腰,扶着他往化验科走。

 

 

抽血的时候沈翊都还没缓过来,坐在小板凳上,将胳膊伸进抽血的窗口,整个人几乎都靠在杜城身上。

 

 

他其实怕疼也怕打针。长久寄人篱下的童年生活让他下意识坚强,以至于这许多年来除了杜城几乎没人知道沈翊也有很多的“怕”。

 

 

怕疼、怕打针、怕一个人。他总是觉得自己很幸运遇到杜城,遇到一个也可以让他偶尔不坚强,偶尔脆弱,偶尔能够受伤生病被发现后的第一反应不是“会不会麻烦到别人了”而是“这个人可以信任”。

 

 

每隔一个小时要抽一次血,杜城就这样帮他暖了两三个小时的胃,搂了他一个上午。抽第二管的时候杜城伸手拦了一下,弯下腰去问小护士能不能换一边胳膊抽。方才抽血的地方没按好,这一会儿已经青紫的一大片,沈翊皮肤白,看着触目惊心的,扎着杜城心里疼。

 

 

光是将胳膊抬起来这个动作都让沈翊狠狠皱了下眉头。

 

 

小护士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拿着止血带的手顿了顿,“都行啊,哪边都行。主要你要是两边都抽完都疼的话可能会行动不方便。”

 

 

杜城点点头,执意让沈翊换了边胳膊。

 

 

“给你请了一周假了,都有我呢,什么都不用你干。”

 

 

沈翊有些脸红,低下头去用脚尖踹了踹他。

 

 

其实他说得没错,自从沈翊怀孕之后,提过最重的东西是两瓶矿泉水,干过最繁重的家务活是将卫生间的毛巾摆正。

 

 

都说生过一次孩子才知道有没有选对人,诚不欺我。穿着杜城外套,借着长袖子的遮盖被杜城牵着手指走出医院的沈翊如是想。

 

 

“你按好点,别这边也青了。”杜城看着他的漫不经心有些着急,伸手帮他加重了些按着止血棉签的力道。

 

 

“也没那么疼。”

 

 

“怎么想的,肯定是不想你疼。”杜城咬着嘴唇弯下腰去将棉签掀开一点点细细观察血止住没有。

 

 

沈翊低着头看他,正看见他头顶的呆毛在风里一晃一晃的,可爱得要命。

 

 

“杜城。”

 

 

 

“怎么了?”他猛地抬头,却对上沈翊含笑弯弯、亮晶晶的眼睛。

 

 

“没什么,叫叫你。”

 

 

END.

———

本子5.20 20:00开售 宣一宣 欢迎来玩 

在需要工作的夜晚一抬头看见两个小可爱的立牌真的好幸福www

诚邀首页看绝美打样!

白卡质感一绝!

亲签80张真的好多,本来还说签100张,怎么可能呜呜

出本详情见合集!加👗见最后一p!

5.20开售!

注:抵制高价,如有发现会开二刷。

【金檀】爸爸去哪儿(一发完)

母亲节的尾巴!短打应景!

————

金世佳到达小山村的时候已然是暮色四合。

 

 

小城刚下了一场雨,太阳早早被厚云层遮住,山涧雾气迷蒙,只有零星灯火。摄制组本身是和金世佳沟通说夜行危险,等明天一早再上山,结果他竟然自己打着手电深一脚浅一脚摸黑爬了上来。

 

 

编导接着电话从帐篷里跑出来迎人的时候都吓了一跳。

 

 

“您好您好。”金世佳沾染一身水雾匆匆寒暄,而后直入主题“健次呢?能不能麻烦您带下路。”

 

 

他一米九的个子,加之两人沟通时一直急切的语气,专门跟檀健次的staff匆匆跑过来时甚至是做了要有“一场硬仗”的打算的。

 

 

意料之外,金世佳身上没有一点明星架子,伸了双手同他握手说辛苦您照顾健次,麻烦您带路过去。我不太放心还是想去看看,打扰您们了。

 

 

檀健次眼睛不能久在太阳底下或者风里待着,接到节目组邀约的时候金世佳甚至原本是持反对意见的,但耐不住一大一小都对于旅行这件事充满向往。

 

 

金一诚小朋友今年五岁,完美继承了檀健次一双深邃眼睛,两人一起星星眼地看向金世佳的时候,那人当然败下阵来。

 

 

和节目组沟通了一番,两人分别签了三期节目,主室内的录制部分让檀健次带着哥哥去,主室外的金世佳带着妹妹去。

 

 

巧就巧在今年小城的雨季早了半个月,这两天风尤其大,檀健次每每在外面待上十几二十分钟眼睛就疼特厉害,止不住地流泪,带着防风墨镜也没用。

 

 

几家小孩子凑在院子里一起玩得开心,几家里面会做饭的家长不多,虽然厨房是半露天的,但他也不好找借口推脱去屋里躲躲。

 

 

连做带吃就这么一直凑合了一个多小时,等几个人一起往水池收拾碗筷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又疼又痒到有点睁不开了。

 

 

仗着来回走了几趟觉得自己路熟了,端着碗筷往回走的时候他一路半眯着眼睛,正巧一诚在院子里突然喊他,回头去应时便没有注意到脚下的门槛,直愣愣绊到在地扭了脚踝,众人围上来的时候已经有些肿起来了。

 

 

随行的医生做了简单处理,喷了云南白药裹了绷带固定。索性没伤到骨头,只是扭得厉害看着吓人。出这事的时候是刚吃完午饭,主要环节都拍得差不多了,节目组本来说让他先带着一诚下山去医院,但外面又开始下大雨。

 

 

按计划来说是第二天早上拍摄完最后一场,整个摄制组一同下山,檀健次看了看因为担心自己而甚至都不和小伙伴一起玩了的儿子,咬咬牙说自己能坚持,明天跟大部队一起,今天少活动即可。

 

 

金一诚自小就是个情绪特别稳定的小孩儿,在当了哥哥之后尤甚。完美继承爸爸优秀身高的他早早抽条,明明是明年才上小学的年纪,常被人问上几年级了。

 

 

出门之前金世佳就查了这边的天气预报,特意拉了儿子到一边嘱咐说,如果爹地有什么不舒服要当好情报员,别帮他一起瞒着自己。

 

 

小孩儿一路玩得开心,却也牢牢记着爸爸的嘱托。在知道爹地受伤却决定继续坚持的时候,便一直找机会想要通知爸爸。

 

 

小孩儿绞尽脑汁坐在檀健次身边想着怎么通分报信,一脸的苦大仇深,看得檀健次直心疼,忍不住戳了戳他的小脸,把他抱紧怀里安慰。

 

 

“没事儿,爹地不疼,你去找哥哥妹妹他们玩儿吧,明天咱们就回家了,玩儿开心点儿。”

 

 

没成想他却摇了摇头,扭着身子从爹地怀里钻出来,撅着嘴巴说自己有事要出去一趟。

 

 

五岁的小孩儿,有什么事儿啊。檀健次听了笑出来,却没有大人看小孩儿的居高临下,眼神中满满都是温柔与爱。

 

 

他知道儿子一向心思重,他也一直很尊重孩子的意愿,便没有主动去问,想着左不过小孩儿之间也要有些道别的仪式感或者其他怎样,便揉了揉他的头发,叮嘱他如果出去一定要紧跟着staff姐姐。

 

 

谁承想一诚刚出去没五分钟,金世佳的电话就打到了自己手机上。

 

 

“你受伤了?”

 

 

单刀直入分外直白,语速快到听不出去语气。

 

 

檀健次一愣,从受伤以来,他便没想着告诉金世佳,摄制组那边也一直在忙着咨询医生,联系设置进度,更不可能去主动报给他这件事。

 

 

山上信号不好,电波声占据了二人之间这几秒空白,金世佳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干脆自己开口解释,“我派了小情报员呢,你别想瞒我,多大人了。”

 

 

檀健次心口一软,想着儿子从中午开始就愁云满布的神色,心里一下有了答案。

 

 

被爱这件事永远会让人幸福,更何况是如此细致又可爱的方式。

 

 

他左右晃了晃身子,果然瞥见了扒着门框偷看自己的小小身影。

 

 

“过来,到爹地这来,让我抱抱。”

 

 

他招呼着儿子把他抱紧怀里,用力亲了一口他软嘟嘟的小脸蛋儿,挂了电话,给金世佳去了一个视频。

 

 

那边很乱,他似乎是在外面正走着,为了接这个视频还特意加快了速度找了个相对安静的花坛角落蹲下。

 

 

镜头卡顿晃动了几秒,而后变成一个十分直男的仰拍视角,保持住相对的稳定。

 

 

“跟爸爸打招呼。”檀健次拉着儿子的手晃了晃,笑得格外幸福。

 

 

金世佳原本神色很是紧张,但看到一大一小的小脸后,瞬间缓和了不少。

 

 

“诚诚,咱不跟爹地学坏,你拿手机给爸爸看看爹地伤哪儿了,严不严重?”

 

 

檀健次来不及阻止,儿子已经从他手中夺走了手机,把镜头翻转过去直对着爹地裹着绷带的脚踝。

 

 

“都肿啦!痛痛!特别痛!”

 

 

檀健次一脸无奈,收紧了双臂抱住“小叛徒”,左脸贴着儿子的右脸蹭了蹭,把手机拿回来转了镜头,犹豫了一秒,肩膀终于松懈下来。

 

 

“是有一点疼,但真不严重,明天我就回去了。”他语气软乎乎的,算是把示弱安抚的意味展现了十成十。

 

 

金世佳一时无话,看着镜头里一贯逞强的爱人,终于微微叹了口气,“多多.......”

 

 

//

 

 

自然是放心不下的,哪怕知道等太阳升起便能见到,哪怕山路泥泞,哪怕路遥满风雨。

 

 

便是这样沾着风霜雨雪打开那扇木门。

 

 

檀健次已经搂着儿子睡下了,受伤的那只脚底下垫着个抱枕,借着开门瞬间的光亮依稀能看清白晃晃的绷带。

 

 

金世佳颠簸了一路的心一下就安安稳稳落下来。

 

 

他刚和檀健次在一起的时候,那人总是没有安全感,睡着睡着就缩在一起,还总非要抱着点什么才能安然入睡。

 

 

金世佳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檀健次的睡姿越来越舒展,甚至后来经常半夜伸手伸脚抢被子。由于两人还有着不小的身高差,金世佳早上醒来时,常常是半截小腿都露在被子外面。

 

 

但那人工作多到焦虑或者有什么伤病复发的时候便又会变回去那副没安全感的样子,尤其演员需要到处出差,金世佳不在的时候,他都需要抱着点什么才能睡着。

 

 

如今不知是环境突变还是因为身上不舒服,他抱着儿子睡觉时又蜷起了身子,让人分外想过去抱住。

 

 

奈何身上到处沾着冰冷水汽,他轻手轻脚去脱外套,却还是吵醒了檀健次。

 

 

那人轻轻揉了揉眼睛抬头看他,他睡在靠外面一侧,为了不吵醒孩子努力用腰腹的力量抬起上半身。

 

 

金世佳看着就觉得不稳当,赶紧过去把人捞进怀里,让他上半身都靠在自己身上。

 

 

檀健次轻轻把手从一诚身子底下抽出来,小孩儿睡得沉,咂咂嘴翻了个身没有被吵醒。

 

 

索性屋里没开灯,他俩便毫无避讳地亲昵。

 

 

 

金世佳双臂收紧从背后把他抱在怀里,整张脸埋进颈窝,深深吸了一口。

 

 

“属狗的你。”

 

 

“真属狗的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这么多年,听了这些荤话檀健次还是会耳尖泛红,侧过头亲在他唇角,动了动身子,找了个舒服在姿势在金世佳怀里躺好。

 

 

“非过来干嘛,怪折腾的,我这么大人了能有什么事儿。”

 

 

“你也知道你这么大人了。”

 

 

金世佳不满地撇撇嘴,指了指他脚踝地方向,又问他还疼得厉害吗。

 

 

檀健次却没立刻回答,撑起身子往里挪了一个身位,轻拍了一下床铺的空档示意他一并躺下来。

 

 

“问你话呢,又装傻。”

 

 

“没有。”檀健次舔了舔嘴唇,一双大眼睛在昏暗光线里显得像是盛满星光,“疼,但是抱抱就不疼了。”

 

END.

——————

就是很喜欢看一些软软多宝嘛【对手指】

【城翊】往来无度

是本子里的未公开,只放2K试阅!

破镜重圆。

————


01

 

 

杜城是最后一个到的,他的伤还没好,吊着右胳膊大喇喇地走进来,毫不在意般随手从桌上开了瓶啤酒,喝了三口说自己有事耽误了,给大家赔罪。而后笑着坐到沙发一端,默不作声地听蒋峰他们几个人唱那些他从没听过的电子乐。

 

 

昏暗的光线遮掩掉他紧皱忍痛的眉头,这两年他过得愈发潦草了。

 

 

“沈老师来一首吗?”不知是谁起哄一声。

 

 

杜城也循着众人的目光偷看了一眼。他太了解那人,以至精准凝神在白净分明的喉结,避开与那双晶亮眼睛的对视。

 

 

“好。”他出乎意料地应下来,起身走到点歌台前。

 

 

流光溢彩下,用余光勾勒熟悉的身影。杜城知道那人是看着他的,但他终究没有抬头,只听见熟悉的低沉嗓音荡在空气里。

 

 

“我也开心饮过酒。”

 

 

02

 

 

他从前不是这样的。或者说,在同沈翊分手前不是这样的。

 

 

刑警的工作性质特殊,又有纪律在,所以一年到头都不一定有机会聚在一起搞一次团建。罕有的那几次都是凑了许久,所以每次大家都会分外珍惜,连吃带闹直至午夜仍意犹未尽。

 

 

一般这种时候,杜城总会一改往日严肃形象,带着头玩疯,一个人抱着话筒拉着周围的好兄弟一起陪他唱。

 

 

沈翊才是安静的那个。他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但也每次都为了不扫兴到底还是出席。他总是安安静静笑着坐在角落,仗着有杜城帮他挡,便光明正大举着汽水蒙混过关。

 

 

每每到最后也都会迷迷糊糊睡着,在灯光迷蒙的昏暗里明目张胆地靠在杜城身上,耳朵隔着一层棉布衬衫贴近他胸口的皮肤,闭着眼睛听他胸腔的共振。唱歌的声音失了真,字字句句都带着缠绵。

 

 

分开后,他再没拥有过那样安稳的怀抱,也再没有人听过刑警队长尾音缱绻、声声荡然的歌。

 

 

爱情不是必需品。尤其在你之后,一次足够。

 

 

03

 

 

其实分开后,许多人问过为什么,或明或暗的,杜城从来一笑置之,换了话题。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是不想说,而是说不出。讲不清的,那些一线之间的事。

 

 

故事的开始总是浪漫的色调。

 

 

那天的北江无风无浪,晴空万里。天空是分外认真的蓝,映照不平的心绪分外波折。

 

 

那场表白他策划许久,甚至演练好从单位到餐厅走每一步路的神色,要在街对面的花店先取那三朵玫瑰。送花给男生,多了显矫情又累赘,少了又显得太不郑重,他只挑了三朵。

 

 

提前一周便与老板娘定好,要红得最热烈的,要鲜嫩欲滴的。他要挑最好的给沈翊,要双手奉上心尖尖上最炽热的血滴子,要唯一,要一路高歌。

 

 

他还定好了餐厅,特意选了位置,甚至与经理沟通,要求在当天换上舒缓的钢琴曲。

 

 

还有一条项链,特意托了著名的设计师,以沈翊生日的月相为底,手工打磨出月球表面的质感。提早装在那个红丝绒的扁平小盒子里,只要沈翊点头,他便潇洒地将盒子拿出来,认真地说这是给男朋友的见面礼。

 

 

但这些规划好的浪漫到底没能落地成实。杜城精准到秒的计划在将花递出去的那一刻因局里突然打进来的电话戛然而止。

 

 

沈翊看着他异常烦躁与懊恼的表情,低下头用食指小心地碰了碰还沾着露珠的玫瑰花瓣。

 

 

“杜城,我答应了。”

 

 

鼓起的衣兜实在明显,身边人的紧张焦虑无所遁形,微妙的气氛被沈翊的一句话打破,杜城刹那愣住,神色混合惊讶与局促,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衣兜里的小盒子。

 

 

“不舍得送啦?”

 

 

或许这着实不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早早便昭示出潦草不周全,以至等到后来二人争吵、告别,以仓惶背影踏过所有兵荒马乱,杜城一个人再路过这条街,与玫瑰擦身而过时,心脏猛地痛了一下。

 

 

他自己都快忘记,曾经是以如何圆满的心尝试去爱。

 

 

 

04

 

 

沈翊这次回来分局协助破案是为了一个时间跨度极大的儿童拐卖案。北江警方是处理一起入室盗窃案的时候,无意间注意到被盗者家中隐约传来的哭声,结合那人含混的语气与想要迅速了事的态度,小警员将情况上报给了局里。

 

 

布控多天,终于在那伙人准备转移交接儿童的时候被抓了个正着。

 

 

据嫌疑人交代,在整个拐卖链条里,他们只负责根据上面给下来的联系方式和买家对接,拐带儿童以及更上游部分他们一概不知。

 

 

支队熬了几天,将北江近五年未破获的绑架案逐一汇总,但每每略有突破,线索却都随着消失在监控死角的车辆以及嫌疑人的模糊背影而中断。

 

 

“要是沈老师没调走就好了。”不知是谁开口说了一句,在一筹莫展的氛围中平地惊雷,而后是一阵死寂。所有人都偷偷去看队长的脸色——当年他们的告别着实算不上大方体面,以至于这两年队里几乎没人主动提起沈翊的名字。

 

 

出乎意料地,杜城并没有多么激烈的反应,甚至微微笑了笑,虽然嘴角满是苦涩无奈,昭示一种无声的退让与挫败。

 

 

“我去跟张局申请协助调查。”


TBC.

————

浅放一些图透:

标配明信片➕书签👇🏻

钥匙扣图👇🏻

(前30有同款亲签明信片 另设50份亲签加购)

具体看合集上一条加裙了解,

或5.20上架前会有具体宣图。

好困好困好想睡觉。

想在评论区收集一些骚话或者抱抱——

(我绿码呜呜)

📣📣出封设啦!!

具体戳这里👉🏻欢迎来玩!